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陈天保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侠骨丹心 笔底造化——陈天保绘画艺术浅析

2018-08-14 10:49:2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杨宁
A-A+

  几年前,夏末秋初的一个傍晚,在趵突泉北门的文物店,一位长发飘逸的长者,健步如飞地走来,师傅起身喊道:“保哥来啦!”我也恭敬的称呼:“宝爷好!”长者淡淡地瞥了我一眼,嘴角泛起一丝微笑,用带有浓重粤语腔调的普通话回应道:“小兄弟,喊保哥就可以啦……”

  后来得知,保哥来自香港,是著名的鉴赏家、画家,行内威信较高,在整个华人艺术圈影响很大。但他为人谦和,才高不傲,艺高不狂,圈内无论长幼妍媸、职位高低一律都称其为“保哥”。再后来,在广州、佛山、青州等地画展的多次接触,遂与他结为无话不谈的忘年之契。保哥虽处南国,但喜于饮酒,每次茶余饭后,总是放意于歌酒之间,给大家制造无穷的欢乐。他性格豪爽,待人真诚,仗义疏财,有义薄云天的侠骨之气。

  清人盛大士曰:“米之癫、倪之迂、黄之痴,此画家之真性情也。凡人多熟一分世故,即多生一分机智,即少却一分高雅,故癫而迂且痴者,其性情与画最近。利名心急者,其画必不工,虽工必不能雅也。”(《溪山卧游录》)笔墨之道源乎性情,人情世故消耗艺术生命,凡书画家,都重视在创作之中抒发真性情。放眼于中国艺术史,顾虎头痴于画艺,精于研究,才有“以形写神,迁想妙得”的百代精论。张旭醉心于书道,人以为颠,遂有“草圣”之誉。保哥正是以一股豪爽的侠气对绘画的执着追求,才使得他的山水作品少了一份机智,多了一份高雅,迸发出刚正、奔放、豪迈的侠骨气息。他的创作完全是性情使然,毫无名利之见,为其胸中丘壑的自然流入,腕出天成,自具神力,因此笔墨自有神味,愈观愈妙。古之米癫、倪迂、黄大痴,在书画史上皆以性情自居,今保哥之侠,亦为当代绘画中不可忽略的存在。

  保哥自幼习画,早在求学时代,就追随徐子雄先生研习笔墨,参加画会,但画名被其鉴赏、经营之名所掩,直到近年才举办了首次个展,是一个标准的晚熟艺术家。清人范玑曾讲:“学画须得鉴古之法,鉴古不明,犹如行远而不识道路之东西,鲜有不错者。”(《过云庐画论》)自古以来,书画鉴赏与笔墨创作的关系紧密,历史上的赵孟頫、文徵明、项圣谟、董其昌,近代的黄宾虹、吴湖帆、谢稚柳等,无不是集鉴赏与创作为一体的艺术大师。绘画是心手相应的艺术活动,鉴定练就的是眼力、是心性,是对画法、画理的理解与参悟。鉴赏家因深谙笔墨精神,创作只不过是将胸中丘壑转换为腕底造化的过程,更能一超直入古人堂奥。

  保哥几十年的鉴赏、经营活动,为其艺术创作奠定了深刻的基础,提供了其他画家所不能比拟的营养。在他腕下,可以看到披麻皴、米点皴、解索皴等皴法的交互运用,亦可看到积墨法的层层叠加,泼墨法的挥洒,破墨法的点缀,笔痕墨渣间隐约可以探到董源、高克恭、龚贤等前贤大师的影子,虽然不是很清晰,但又不失古人灵妙之趣,这都是其常年鉴赏活动沉淀的自然反应,是化古为今、理会神通的呈现。

  保哥曾讲:“每一位研究绘画艺术者的眼中,大自然的景色都不是固定的,不单是因季节而转变,更会因探求者本身的心境、艺术修养及观察的深度而异。”他为师造化、练心境,足迹踏遍大江南北的三山五岳,长城内外的名胜古迹,远至西洋的阿尔卑斯山、东瀛的富士山也留下了他的身影。在纵览天下名山胜境的同时,“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创作理念始终伴其左右,仰观山川地势之脉络,俯察江河溪泉之流长,体会造化之神秀、阴阳之明晦,目识心记,览物生意,索取天下山水之气象。

  古语道:“远行之客,放笔多奇,良由经历境界阔也。”(《过云庐画论》)保哥在与自然紧密接触的过程中,对林峦、烟云、水泉有着独特而深刻的感受,使他超越了一般画家的山水结局取势之道,其腕底丘壑生发,时出新意,林木掩映,生动有机,云气布白,处处周到,局势变换莫不与自然开合之道相通。

  香港,作为近代的一个殖民和移民城市,中西文化在此交融、碰撞,形成了兼容并蓄的香港文化。因此,香港绘画与内地绘画的存在与发展有着不同的状态与趋势。近百年,香港绘画基本上是以“岭南画派”为根基,进而嫁接、吸收、渗入了西方现代主义的元素,形成了“以中融西”或“以西融中”的新绘画传统与面貌。

  保哥正是在多元融合的香港文化滋养下,进行的山水创作。画无定法,他在师承传统与造化的基础上,极力得借鉴与架构了西方绘画传统中的光影与色彩,以及西方现代主义中线面分割、构成,遍寻其法,以尽丘壑之变。在用笔上,以极其纤细松动的笔触组织物象,将传统的披麻皴转化成更为细小、琐碎的带状皴,在收笔之处常出现小飞白,实中求虚,弱中求力,造成虚实相生、疏密相间的节奏与韵律。在“岭南画派”撞水撞粉法的基础上,以近乎泼墨、泼彩的手法烘托渲染,不重取色,专重取气,再现了山容水色朝明暮晦、春荣秋落的变态万千。特别是在对光线的处理上,借鉴了构成主义元素,将点线面引入到创作之中,在画面中形成纵横交错的直线、斜线,恰到好处的分割了空间,增加了画面的层次,在具象与抽象之中探索,与传统绘画拉开了距离。

  保哥多年的鉴赏实践,练就他深厚笔墨功底;大自然的无穷变化,给予他不竭的创作灵感;多元的香港文化,孕育了他个性山水风格的诞生。董其昌曰:“以境之奇怪论则画不如山水,以笔墨之精妙论则山水决不如画。”(《画旨》)他在纵览众家的基础上,不袭古人,不囿自然,参悟西意,以豪迈的侠骨之气,在笔墨与造化、古法与西法之间寻找突破,写出了山石林泉、烟云吞吐的造化神奇,营造了一个烟雨惨淡、荒远闲暇的丹青世界。

  保哥之风,山高水长,其人品、画品皆高,每次见面请教,敬佩之情油然而生。今将读画之感付诸文字,诚惶诚恐,深怕差以毫厘,谬以千里,贻笑大方,若有差错,敬请诸位方家贤士斧正。

  乙未惊蛰后杨宁记于泉城慧宁居

  (作者系山东财经大学艺术学院教师)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陈天保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